您的位置: 首页 >> 环保家居

环保教育正在开启深圳样本

发布时间:2018-08-23 17:36:01  来源:互联网   阅读:0

环保教育正在开启深圳样本

成群结队的候鸟从西伯利亚迁徙至南半球,路经深圳,它们在深圳的滩涂中留下倩影,沐浴初冬的阳光,穿梭于深圳亚热带季风气候下四季常绿的植被中———这是入冬后的深圳难得的生态一景。出于对自然的欣赏和敬畏,11月16日,一干国内环保人士齐聚于华侨城湿地多功能厅,出席《中国自然笔记》新书发布会暨中国自然使者行动媒体分享会,对环境保护、环保教育等热门话题进行了深入研讨。当今社会,环保问题日益突出,APE C会议期间的蓝天白云能在高度工业化的一线城市持续下去吗?而起步阶段的中国环保教育,能否获得新的资源支持,找到新的生长点?

《中国自然笔记》是一本融人文情怀与地理考察于一体的生态教材

今年7月,世界自然基金会支持的“中国自然使者行动”在深圳欢乐海岸启动,石述思、张春旸、陈胤希、南兆旭等公共知识界的名人受邀成为“中国自然使者”,作为公益领队带领媒体、摄影家和公益志愿者,组成“中国自然使者”采风团队,分赴中国十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进行走访。而以这些自然使者采风笔记为基础集结而成的《中国自然笔记》,则是一本融人文情怀和地理考察于一体的环保教材。它分为生命之殇、尘埃咏叹、沃野仰望三个章节,从珍稀动物、自然环境、环保守护者三个不同的公益角度,阐述国内自然环境保护区的现状与经验,采风过程中所感受的心灵震撼与游历体会,也将在书中全面体现。

作为该书的联合作者之一,知名专栏作家石述思认为,环保教育之艰,有时不仅仅在于环保常识的普及,更在于人与自然的博弈关系,是否能够维持平衡。“我走访了湖北石首麋鹿国家自然保护区,深刻体会到现代文明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冲突———当地农民先要解决谋生问题,才有资格进一步说环保问题,许多受到‘保护’的麋鹿到处毁坏庄稼、侵占农民的耕地,但由于法律方面的掣肘,农民无法对麋鹿进行捕杀……而反过来,有一些麋鹿对人类的惧怕,已经到了惊弓之鸟的程度,这些在狮子、老虎口下尚能得到幸存的鹿群,深深知道自己最大的天敌是更为狡猾的人类,它们连看着人类的眼神都充满了惊恐……因此,生态平衡真是个复杂的工程,我们在维护优质生态的同时,还得尽量将环保的成本浪费最小化,使之不影响人类的生存空间,但目前为止,我们还未能找到十分理想的方案。”

“自然学校”已在深开课,教师由高学历志愿者担当

除了支援自然采风活动,考察自然保护区,出版自然生态书籍外,近年来,深圳还积极拟建“自然学校”,除了已经“开课”的华侨城湿地自然学校外,“深圳市红树林自然保护区”和“深圳仙湖植物园”两所自然学校也蓄势待发,依托深圳的自然资源和绿化基础,一场面向全城的“自然生态课”已经启动。

“严格来说,‘自然学校’是一个舶来品,前段时间,我们在日本等国家考察了当地的环保生态教育,发现其中一个显著的亮点就是‘自然学校’。譬如位于神户的六甲山自然学校,享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植被和动物食物链,当地的民间社团和财团也给予了较大支持。”深圳市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信息中心主任孙敬锋告诉南都。

在深圳,自然学校的建制并不是普通学校的建制,它没有班级、没有标准统一的书面教材,甚至没有固定的师资力量,但“自然课”却依然低调地开起来了。“我们采用志愿者申报的方式,来为华侨城湿地自然学校招募‘教师’。这些教师基本相当于义务劳动,因为每次‘上课’,他们只能拿到30元左右的交通及饮食补贴……原以为如此‘寒碜’的待遇不会吸引多少申请者,谁知竟有将近200名热心分子递交了报名资料———经过层层选拔

环保教育正在开启深圳样本

,我们从这些涵盖公务员、高级教师等体面职业的人选中录取了17名‘生态教师’,凭他们丰富全面的知识结构,一定能给市民上好这堂‘自然课’。”孙敬锋补充。

标签: